python小诗

偏函数分裂了你的生活

装饰器也离你远去

曾经如元组紧紧相依

最后却被切片无情割离

序列化后的日夜里

还有什么异常能安心处理

只是希望新的生成器

能像匿名函数般悄悄来临

即使一如往以地继承什么

那也不会是递归

只是循环而已

发表评论